奇石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奇石动态 > 奇石快讯

亲子游学行|与大师同行——许钦松山水画展

发布时间:2018-09-27       来源:奇石书画

 

  8月17号,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许钦松先生个展“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在江苏省美术馆展出。

 


开幕式现场

 

 

 


奇石书画创始人许磊校长亲自带队

与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

山水大师许钦松

共同邀请80组奇石学员家庭

去江苏省美术馆免费观展

 

 

奇石书画学员与山水大师许钦松合影


 

奇石书画创始人许磊与山水大师许钦松合影

 


看!奇石书画的领队老师们


 

  本次展览以唐代诗僧寒山子所作的“寒山诗”为线索,将整个展览分为四个主要部分,通过寒山诗和许钦松的山水画卷,一面回望传统,一面展望未来:1,大道之境——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2,传统之桥——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3,重建新山水——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4,宇宙心象——君心若似我,还得到其中。观众能通过这四部分作品进入到空茫雄浑的大山大水之境中。


 

 


许钦松

我为艺术而生,艺术能延长我的生命

 


我觉得,我是为艺术而生,因为我的绘画艺术能不断地延长我的生命。我的人消失了以后,我的作品还可以留给人类,留给爱好我的艺术的人,故而,我的生命依然存在,我的思想、我的感情依然存在。

 

 

 

许钦松

  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其命惟新——广东美术百年大展”总策划。

 

 

 

01

  大道之境  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

 

大地风骨 650×230cm  许钦松 2009年


  许钦松先生的山水画是现代山水画的一个显著性的存在。多年以来,许钦松在他的山水世界呈现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意义世界。这个意义世界是山水画在当下最为重要的精神论题。

  中国山水画的现代意义问题,不是通过技术手段、时间的投入就可以解决的。它需要不断地深入思考,不断地提出问题,不断地近乎本源地追问,方得以慢慢找到意义的边界。许钦松的山水画在山水画的现代性上寻找突破点,为世人展示出了一个充满现代意义的荒寒之境。


 

山水大师许钦松在给奇石书画学员授课讲学中

 


02

传统之桥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


谷底腾云184×147cm  许钦松 2012年

  许钦松的山水画与同时代的山水画的现代方案最大的不同点是他的“保守”,确切一点说, 他追寻山水的现代价值不以牺牲传统山水价值为代价。他积极创新却不反传统,这与他从小养成的文化修养有很大关系。许钦松从来不认为要把文化割裂,更不认同盲目地把传统价值和现代价值对立起来。因此,我们看到,他极具现代精神的山水画背后的价值结构是对传统价值的改良。 许钦松的山水画的传统一面往往为人所忽视,但是我们可以从他的山水画中找到传统山水的基本价值,也同样能欣赏到许氏山水的传统功夫。

 

 

在充满艺术氛围的省美术馆中,

奇石书画的小学员们也跃跃欲试,

对照着大师的画作在认真专注地绘画;

看!他们或蹲、或坐

有的小朋友甚至直接趴在地上作画,

这不正是艺术所追求的不拘一格嘛!

为奇石小学员们点赞!


 

03

重建新山水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
 

秋光 124×122cm 许钦松 2001年


  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着力点在他的现代价值重构上。在传统山水价值的结构上,积极吸收西方艺术的基本原理,诸如光、色研究,无限灰度的演绎,吸收和改造西方焦点透视后形成的新视觉法“广远法”,吸收版画的“刀法入画”,对传统山水笔法的改良“积笔法”等等, 所有这些都是许氏山水的现代价值方案。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许钦松在这些丰富的现代性元素中找到了重建山水价值之路。此部分形态和面貌丰富的山水精品,正是许钦松的现代山水研究的印记。

 


山水大师许钦松为奇石书画的学员点评作品

 

宇宙心象君心若似我,还得到其中
 

太行列云 248×62cm 许钦松 2015年

 


  本次江苏站将继续采用全新3D技术,突破传统展览的局限,将许钦松山水作品进行立体呈现,进而观众不仅能从视野上感受到许钦松作品的宏大,更能通过现场影像的魅力,使自己全身心都能浸润到无人苍茫之境中。

       “吞吐大荒”来自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的“豪放”一节,让“天风浪浪,海山苍苍”成为一种观念,唐意隐含其间。“大荒”是《山海经》的说法,“大荒之中”,“大荒之野”,日月在其中出入,时光在内里穿梭,于是“大荒”成为象征,源于万水千山,而与具体的万水千山无涉,包容于万水千山之中,又超脱于万水千山之外。

       许氏山水的创新与现代性息息相关。许钦松为现代山水画重新提出了一个本质的问题:现代人与山水是什么关系?他深刻地知晓古代山水画是建立在士人阶层的道德追求上的。士人阶层的山水意义与他们的哲学冥想有直接的关联。随着士人阶层在现代的瓦解,独立的个人成为社会的主体。现代人对山水的理解与想象是许钦松创作的立足点,这与现代社会每个人的思想观念密切相关。现代人与山水之间的关系是许钦松思考的重心。许钦松的“无人山水”“可望不可及”的世界,正是他对这对重要关系的强调。他从拒斥二者的关系出发来让每个现代人认识到人与山水这对物质义、文化义、历史义的重要关系,让现代社会的每一个独立的个人都可 以进入这个问题,并且对山水展开文化的思考。

 

 

 

看!老师们正在认真的指导

 

 

 

每一次的学习和每一次感受的氛围

都是以后学习的积淀

要想学的好、要想有成果、必有付出!

虽然今天狂风暴雨

但是依旧阻挡不了我们去参加书画展的热情

相信从奇石书画走出去的孩子都自带光环